反华组织污蔑中国器官移植事业 专家引用这两句诗

2020-03-20 投稿人 : www.mdcoretel.com 围观 : 1678 次

[环球时报记者范凌芝、赵玉莎]12月6日至8日,第四届中国-国际器官捐赠大会暨“一带一路”器官捐赠国际合作与发展论坛在云南昆明成功举行,代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各大洲及62个国家级移植协会的1000多名与会者出席了会议。论坛期间,“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发展研讨会”成为最受关注的活动,因为中国近年来的成就赢得了国际移植界的钦佩。“中国的经验可以成为整个亚洲地区乃至整个世界的榜样。”世卫组织器官移植官员何塞努内斯说。然而,海外反华组织出于政治目的散布谣言,诽谤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发展。作为回应,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主任黄洁夫说:“你永远不能唤醒沉睡的人.中国的器官移植和捐赠业务正在蓬勃发展,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

“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由数学公式产生的符号”谣言制造者颠倒黑白

这个论坛聚集了器官移植、伦理和法律方面的世界顶尖专家,其权威不言而喻。根据日程安排,研讨会在午餐时间开始,但来自30多个国家的100多名中外专家准时出席。

为什么你能吸引这么多顶尖专家的注意?其根源在于中国近年来在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记者《环球时报》见证了世界对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在许多顶级国际学术场合的高度认可。当然,这也刺痛了海外反华势力的敏感神经。最近,一份所谓的最新“研究报告”称,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的器官捐赠数据过于“整洁完美”和“不自然”,“几乎完全符合二次方程”和“系统欺诈”。

"来自器官捐赠快速增长的国家的数据,包括世界上最大的器官捐赠国美国、第三大捐赠国巴西和伊朗,几乎完全符合二元二次方程,第二大器官捐赠国中国也是如此。事实上,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上,除了少数几个只有一两年数据的国家,74个国家的器官捐赠数据可以生成相应的公式。”中国遥感中心主任王海波在会上说:“所谓的‘学术研究报告’诽谤中国故意混淆了一个非常基本的科学常识:从数学上讲,任何真实世界的数据都可以用来生成某个公式,但不能反过来说数据是由公式生成的。他们故意颠倒了因果关系。”

《环球时报》记者看到研讨会上展示了一张图片,显示了世界各国的数据曲线符合各自方程的程度。在所有国家的符合性排名中,中国排名第六。

王海波还向代表们展示了媒体报道的三位器官捐赠者的感人故事。他们是热爱篮球的16岁男孩叶莎(《一个人的球队》),因公殉职的共产主义者屈,以及热爱音乐的澳大利亚年轻人菲利普(《一个人的乐队》)。在系统中输入他们的名字,他们将显示献血者的血液检测结果、其家人的签名、带有指纹的器官捐赠同意书以及移植中心的器官接受确认表。王海波强调,每个捐赠者的信息都非常完整。三位捐献者信息的示范事先经过伦理审查和家庭成员的同意。“海外反华组织的谣言和诽谤是对无私和无私的器官捐赠者的侮辱。这不仅是对中国器官捐赠者和在中国捐赠器官的外国捐赠者的侮辱,也是对全世界无私的器官捐赠者及其家人的侮辱,因为他们是血肉之躯,而不是由数学公式产生的符号。”

“我国一些主要的心脏移植中心已经具备国际一流的诊断和治疗能力,手术的成功率和远期效果不低于国际标准。”郑哲,国家心血管中心副主任、副主任

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在讲话中表示,从事心肺移植的中国医生为进入国际移植界付出了很多努力,但遭到了一些人的拒绝。“外界对我们有些误解。根本原因是他们被谣言误导了。连我自己都成了谣言的目标。我希望所有的专家能对中国的器官移植工作给予更多的支持,并更多地实地了解我们是如何做的。中国有句谚语叫“眼见为实”“谣言是由黑暗势力煽动的”反华势力的政治阴谋是显而易见的“外国敌对势力对中国器官移植的诽谤和谣言贯穿于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改革的全过程。”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黄洁夫如是说。

记者了解到,外国势力所谓“学术报告”的作者之一是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外科教授雅各布拉维,他是一个长期诽谤中国的“顽固分子”。2017年2月,在梵蒂冈教皇科学院组织的“打击器官贩运全球峰会”上,黄洁夫用事实谴责了拉维。黄洁夫告诉记者《环球时报》,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发展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以色列驻华大使三次邀请他介绍中国的改革经验。黄洁夫说,许多顶级外国学者说,如果他们看到拉维,他们会告诉他他们在中国看到了什么。

正如黄洁夫所说,记者在研讨会上看到,出席研讨会的外国专家都对反华组织的谣言嗤之以鼻。德国移植协会前主席比约恩纳森(Bjorn Nashan)针对所谓的“报告”抛出了“三个问题”:“首先,文章中为什么会有一些人身攻击?第二,它得出结论的方法是什么?这是一种数学方法吗?第三,数据源是常规的吗?你为什么不和当事人核实一下?”“这是我在这篇文章中看到的三个疑问。在此基础上,我会发现这份报告没有科学依据,只是一次政治攻击。”Bjorn Nashan说。

Bjorn Nashan说他在合肥工作了两年,见证了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的发展。“我们刚刚分享的信息非常透明,包括数据报告、统计及其审查都符合法律并严格遵守中国法律。如果我不相信这一切,我今天就不会在这里了。”他说。

对反华组织的诽谤也涉及一些持有专业立场的外国学者。坎贝尔弗雷泽是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一名教授,他经常因为揭露有关中国器官移植的谣言而受到骚扰和威胁。“这份‘报告’是一篇出于政治动机的文章,一点也没有建设性。在座的所有人都关心病人的健康,并以一种合乎道德的方式为供应商和接受者造福。这份“报告”背后有黑暗势力。其目的是阻止中国的进步,摧毁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弗雷泽认为,这样的事件发生得越多,就越有准备去对抗它们,并把注意力集中在病人身上。

“海峡两岸的猴子不能哭,独木舟已经过了万重山”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已经进入快车道

坎贝尔弗雷泽教授的话很不礼貌。十二年前,中国国务院颁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201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明确将出售人体器官视为严重刑事犯罪。自2015年以来,中国公民自愿捐赠已经成为器官移植的唯一合法来源。

根据本论坛发布的《中国器官移植发展报告》,从2015年到2018年,中国分别完成了2766例、4080例、5146例和6302例器官捐赠,快速增长。借助中国人体器官分布和共享的计算机系统,严格的医学指标将作为器官资源分布的唯一标准,以确保器官分布的科学、透明、公平和公正。

“中国器官移植经验的最大特点是政府的大力支持,这是许多国家应该效仿的模式。”世卫组织器官移植特别委员会主席弗朗西斯德尔莫尼克说。他还说:“中国在特别委员会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反映了国际社会对中国器官移植的巨大进步的认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南希埃舍尔认为,“中国经验”中最重要的条件是“强有力的管理”

在这次论坛上,中外代表共同发布了《“一带一路”器官捐献与移植国际合作发展昆明共识》,成立了“一带一路”器官捐献与移植合作发展全国联盟。代表们一致认为,中国的经验和智慧符合中国当前的社会经济发展,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创新,可供具有相同文化传统和社会发展阶段的国家借鉴。它可以帮助“一带一路”国家提高器官捐献和移植的医疗技术、质量和服务水平。它还可以通过促进“联盟”建设,促进符合世卫组织指导原则的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以及相关临床、科研、教学和成果转化的持续发展。

面对中国在器官捐献和移植方面的成就,黄洁夫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他说:“这仍然很难解决。许多发达国家的器官捐献和移植制度已经建立了20到30年,有许多先进的经验值得借鉴,这也是中国加强器官移植领域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目的。”他告诉记者《环球时报》,“器官移植现在已经成为中国临床医学的“巅峰”,但要让大家知道,这需要全社会的努力,而我们的宣传教育是不够的。此外,相关法律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完善,各部门之间的合作需要更好地调整,我们的器官捐赠制度的效率和质量需要不断提高,我们还需要培养更多高水平的器官移植医生。”

青青视频免费观,青青草原在线观看视频,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