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新变化缓解猪周期——三位业内专家谈我国生猪产业发展形势_吾谷网

2020-01-21 投稿人 : www.mdcoretel.com 围观 : 1685 次

生猪价格波动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正常现象。纵观国内外生猪市场,随着生猪产业的发展,生猪周期将继续存在。对我国来说,猪肉是城乡居民的重要食物。养猪业是畜牧业的支柱产业。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希望生猪价格稳定,但市场经济的本质是通过价格变化来引导资源的合理配置。政府在采取直接干预行动时应该谨慎。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来促进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主持人:记者乔晋亮黄俊义

嘉宾:

农业部畜牧管理司司长马优香

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工业经济研究室主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王军

农业部猪肉市场分析与预警首席分析师朱增勇, 中国农业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副研究员

周期性波动是不可避免的

主持人:纵观国内外生猪市场,随着生猪产业的发展,生猪周期将继续存在,但生猪周期的长度会因宏观经济、生产结构和市场发展、疫病等因素而发生变化。 猪周期存在的原因是什么?

马优香:养猪周期的存在主要是因为生产供给和消费需求没有很好的联系。首先,猪肉是一种新鲜农产品,具有明显的季节性消费特征,新鲜食品比例高,库存调整空间小,生猪生产本身自然生长周期,难以保证供需平衡。第二,中国生猪生产规模小。本世纪初,我国养猪场的数量超过1亿个,现在已有近4000万个。市场上55%的育肥猪是由每年生产不到500头猪的小散户提供的。这容易产生“从众心理”和“从众心理”,加剧生产和市场波动。第三,生猪产业化程度低。饲料、兽药、养殖、加工、运输和营销相互脱节,产业链不完整,没有利益和风险共担的共生机制。第四,疫情等不确定因素影响很大。2007年和2011年生猪价格波动主要是由生猪周期和疫病因素叠加造成的。第五,生猪期货市场滞后。生产者缺乏发现未来价格趋势的工具和对冲价格波动风险的手段。

生猪价格波动是市场经济下的正常现象。美国是一个养猪大国,也是一个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自1996年以来,中国也经历了四次生猪价格波动,其中三次周期为4年,一次周期为6年。对我国来说,猪肉是城乡居民的重要食物。养猪业是畜牧业的支柱产业。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希望生猪价格稳定,但市场经济的本质是通过价格变化来引导资源的合理配置。生猪价格在合理范围内波动有利于适者生存和产业转型升级。当然,我们应该尽力避免生猪价格的“过山车”波动,这不利于行业的稳定发展,也影响居民的日常消费。

王军:生猪市场的周期性波动是生猪产品特性和外部冲击的结果。只要这些条件存在,生猪市场就会周期性波动。从目前的生猪生产技术和市场供求关系来看,生猪市场的周期性波动是不可避免的。

由于生猪市场波动也有内外因素,特别是疫病和国际市场的影响,欧美生猪价格也有明显波动。如果用月度价格变动系数来衡量价格波动的严重程度,2007-2015年美国生猪价格的变动系数为0.2167,中国为0.1759,这表明美国的价格波动比中国更严重,2012-2015年中国生猪价格波动的严重程度不仅低于联合国

朱增勇:生猪周期是正常的经济现象。其形成根源在于猪肉供需形势的变化,即生产的周期性和消费的稳定性。这表现在周期性的价格波动和生猪存栏量的波动。生猪生产的周期性变化受生产成本、养殖效益、养殖效率、生产结构、疫情、市场价格等因素的影响。而消费则与宏观经济发展、收入水平、人口结构、消费习惯、季节性消费等有关。从后备母猪到商业育肥猪大约需要12个月。供求形势的变化影响了可繁殖母猪的存栏量,从而导致生猪存栏量和存栏量的变化以及生猪市场价格的周期性变化。

猪肉供应模式深度调整

主持人:近年来,中国生猪养殖业规模发展逐步加快,但规模发展水平仍远远落后于欧美国家。中国的生猪周期发生了什么变化?

马优香:由于猪肉是城乡居民的主要肉类食品,约占肉类消费构成的64%,猪肉价格变化一端与城乡居民的“菜篮子”相连,另一端与农民的“现金袋”相连,猪肉价格变化也影响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化。自今年3月以来,生猪价格迅速上涨。从本轮生猪价格波动周期来看,波动周期延长,波动幅度相对缩小。2007年和2011年生猪价格上涨主要是由于生产能力下降和疫情的双重影响。猪的循环有两个主要原因。首先,在经济新常态下,价格下跌趋势和消费疲软延长了价格下跌周期,客观上增加了生产能力的下降。第二,在不同地区禁止饲养和限制动物数量延缓了产能恢复的步伐。可以说,“生猪周期禁令”是本轮生猪价格波动的一个重要特征。

王军:我国生猪规模发展与欧美有很大差距。例如,2012年,美国500多个养猪场释放的生猪比例达到97%以上,欧洲主要国家也达到90%以上。总的来说,我国仍处于从自由放养到大规模养殖的过渡阶段。现阶段,生猪养殖业的规模门槛正在逐步提高,但在价格较高的条件下,小农户仍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因此,小农户随价格波动进出行业的现象依然存在,这将导致转型期生猪市场波动更加剧烈。

朱增勇:我认为,与过去相比,这次养猪周期有以下四个新特点。首先,周期的持续时间延长了。据估计,上一轮生猪周期从2009年6月的生猪价格底部开始,到2014年4月的低价结束,持续59个月,明显长于此前的36个月。

第二,中型及以上农业的比例显着增加。近年来,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刺激下,生猪养殖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它正在从零售养殖向大规模养殖转变。猪肉供应模式已得到深刻调整。受2008年和2011年生猪价格两次大幅上涨的刺激,许多房地产、煤炭、建筑和其他行业的所有者开始从事养猪业。这些大型农场管理水平高,库存量大。理论上,猪周期越长,散户退出的比例越大。

第三,农业成本上升,工业利润下降。生猪养殖成本主要包括围栏等固定资本和饲料、劳动力、防疫、水电等日常维护费用,近年来一直在快速增长。此外,随着政府对环境保护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农场的建设和改造成本也大幅增加。据估计,上一轮生猪周期生猪存栏率平均为7.05: 1,而本轮生猪存栏率平均为6.23: 1,生猪整体利润为100%

自2009年发布以来,《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已结合实践进行了多次修订。2015年10月最新发布的《预案》最显着的特点是扩大绿色预警范围,减少监管措施,更加注重信息披露和预警服务,减少对市场的短期直接干预,更加尊重市场,提高对市场波动的容忍度,发挥市场自发调节和修正的作用。国内外实践也证明,由于政策的不稳定性和滞后性,监管的实施难度大、要求高。它不仅需要健全的监测和预警系统,还需要有效的反应机制。任何链路故障都很容易导致调节失败并放大波动效应。

今年2月,猪群比前四年同期平均水平低13.9%,能够繁殖的母猪群比前四年同期平均水平低19.7%。同比下降持续了30多个月。向市场发出的信号是猪越来越少,农民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在适当的时候补充人口。3月份,生猪数量逐月增长0.9%,可繁殖母猪数量逐月持平,信号也非常清晰,生产能力降至最低点,补充摊点数量开始增加。同时,也促使农民合理补充摊点,及时投放市场,防止价格下跌的风险。

王军:生猪价格波动一方面来自行业内部,包括生猪养殖周期、农民对价格信号和市场预期的反应,另一方面来自行业外部,包括生猪疫病、食品安全事件、全社会价格波动和国际生猪市场波动。当生猪产业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时,在产业内部机制的作用下,生猪产业可能会产生持续的波动,不能很快恢复供需平衡状态。

理论上,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影响供求来缩小供求差距。一般来说,当价格相对较高时,政府可以通过储备肉类和鼓励进口等方式立即增加市场供应。让价格适当下降。当价格过低时,可以采取政府采购,并给予农民补贴,以免造成产能过度削减和未来供应短缺。然而,实际上,政府直接干预市场波动面临许多困难。首先,这将增加财政负担。第二,干预措施难以充分发挥其作用。例如,冷冻肉的储存受到储存容量和储存时间的限制,操作灵活性较低。第三,政府很难判断生猪价格上涨是趋势性上涨还是结构调整后的短期波动。第四,干预时机不对,可能会加剧波动。因此,政府在采取直接干预行动时应该谨慎。同时,可以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来促进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如加强统计监测、提高市场信息的透明度、促进产业组织的完善和促进技术水平的提高。

支持生猪产业化发展

Host:从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来看,如何帮助农民正确认识市场趋势,有效规避市场风险,进一步防止猪肉价格暴涨暴跌?

马优香:缓解生猪价格的周期性波动需要坚实的基础和内部技能,而不是一夜之间。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一直把重点放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加强信息监测和预警。不断完善监测计划,扩大监测范围,提高数据的准确性和代表性;及时发布生产趋势和预警信息,以稳定市场预期。

二是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连续6年开展标准化规模养殖示范活动,建成1657个全国生猪标准化规模bre

王军:对生猪生产影响较大的生猪疫情、重大食品安全事件和环境风险事件等问题的大规模爆发,可能会导致生猪市场剧烈波动。提高我国生猪产业的生产水平,包括疾病预防控制技术、养殖和生产管理水平、建立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和发展循环经济,有利于避免上述重大事件的影响,从而缩小猪肉价格波动幅度。另一方面,根据国外经验,向下游延伸生猪产业链,增加高端猪肉产品的比重,也有助于稳定生猪价格波动。

朱增勇:首先,要完善市场分析和预警系统。尽管中国不缺乏统计数据,但生猪市场价格分析预警系统仍需进一步完善,以帮助农民正确理解市场趋势,有效规避市场风险。

第二,我们应该重视市场手段的调控。当生猪价格上涨、市场形势乐观时,许多企业往往扩大规模或涉足生猪养殖。政府出台补贴政策,生猪价格迅速下跌。然而,当生猪价格下跌时,没有相应的措施来稳定农民的经营。因此,应更多地利用市场手段进行调控,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强风险管理,支持养殖动物的大规模标准化和研发,促进稳定生产。

此外,进口贸易管制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猪肉和猪内脏的进口具有显着的放大效应,尤其是当市场价格较低时。在中国生猪生产成本上升、国际竞争力不强的背景下,有必要进一步完善猪肉及相关产品的进出口管制机制,以避免进口低价猪肉对国内市场的影响。

——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