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危急时刻男神出手搭救我2次,却导致我家人接连离世

2020-03-04 投稿人 : www.mdcoretel.com 围观 : 1080 次

每天读一个故事应用作者:清雪和早期薄雾

在山里的漫长时光,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年。

雪花在草地上采野花,当她感觉好的时候把它们戴在头上。不一会儿,她把一束各种颜色的花放了进去。碰巧她跑到河边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很漂亮。

雪绫正懒洋洋地躺在一棵矮树上,看着自己的傻姐姐和花姐满地都是,真的觉得很可怜。

这家伙真的是他妹妹吗?他捡起来了吗?从小到大,要不是家人的密切注视,雪盈的生命不知道失去了多少次。

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和兄弟是怎么想的。她很聪明,聪明可爱,但薛颖是最受宠的一个。

是的,凌雪和薛莹是白兔。他们的家庭非常大。虽然它们天生虚弱,没有怪物变成怪物时那么凶猛,但它们寡不敌众,因此在山里有一席之地。

兔子的爸爸妈妈一口气生了18个儿子,最后得到了雪绫和雪盈。很自然,这两个女孩在家里就像美丽的花朵一样受到喜爱。

薛颖的性格很混乱,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被宠坏了。

“姐姐,这是给你的。”

一个红色的大花环出现在雪绫面前。白雪的小脸是白色和粉红色的,她的眼睛笑弯了。

雪绫翻着白眼,不同意她姐姐的审美观。她翻了个身,决定不接受任磊的花环。

雪盈,习惯了她姐姐的臭脸,仍然咧嘴笑着,不在乎,高兴地又去抓蝴蝶了。

阳光温暖,微风习习,雪绫眼睑沉重,我不知不觉睡着了。当她醒来时,太阳已经西去了。

她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喊着要下雪,但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顽皮的兔子不知道跑哪里。

凌雪无助地环顾四周,但是搜寻了半天之后,她只找到了一个褪色的丑陋的花环。这是薛莹想要给她的,但薛莹消失了。

空气中有一股气息让她毛骨悚然。这是天敌的气息,从他们的祖先那一代起,就已经铭刻在他们种族和血统的记忆中。

狼,这里有狼,然后雪花消失了。

雪绫的脸突然变得苍白。

这时,雪盈缩成一个小球,胆怯地抬头看着他面前的人??

这个男人又高又瘦,双臂靠在岩壁上,将映衬得更娇小的雪裹在怀里。

他的脸美丽无比。他下颚的弧度就像刀子切割斧头一样完美。他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薄薄的嘴唇弯曲着。他带着一丝促狭的微笑说:“小兔子,我救了你。你被感动了吗?”

薛颖诚实地回答:“我不敢动。”

这不是胡说吗,这个人的真实形态是狼!他问她兔子是否敢动。要不是她天生粗大的神经线,她现在早就晕倒了。

如果他想和她玩够了,他不想吃了她?

雪积满后开始感到害怕,她甚至缩得更厉害。

尹默的面部表情立刻有点奇怪。他看着那只愚蠢的兔子拼命想把自己挤进后面的缝隙,忍不住笑着说了声"雪"。

“放心,你这么瘦,还不够塞你的牙齿,我不会吃你的。然而,你真的有足够的勇气跑到黑熊精的所在地。他很生气。你不会死吗?”

雪盈不服气地低声恳求:“我刚才追蝴蝶迷了路,谁知道那是……”

回忆起刚才激动人心的一刻,雪盈的小脸变成了白色。黑熊像一座小山一样张开大嘴,对着她咧着嘴嚎叫。飙升的腥气几乎熏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当时惊呆了。

就在黑熊举起它巨大的手掌做馅饼的时候,一个闪电般的影子掠过,黑熊一片空白。

然后她被那个男人带到山墙的一个裂缝里藏了起来。愤怒的黑熊找了很长时间,什么也没找到。然后她吼了几声就离开了。

当她从眩晕状态中醒来时,她发现救助者的呼吸让她颤抖。那是狼的气息!

"如果你不吃我,你能让我找到我妹妹吗?如果她找不到我,我会担心的。”

雪充满了薄雾,大眼睛眨啊眨,天真纯洁。

尹默看到这种眼睛感到莫名的痒

"是睡在河边树上的兔子吗?"

"你怎么知道的?"薛英大吃一惊,然后她的脸色又变了,颤抖着声音说:“你不会的.不会.给我妹妹……”

尹默面无表情:“只是路过。”

雪盈松了一口气,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尹默,心里直嘀咕。

尹默摸了摸他的鼻子,无奈地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薛英疑惑地说,“你真的是狼吗?狼是不是很凶猛,吃兔子吗?你为什么对我的家人说不同的话?”

尹默抬头看着天空平静地说,“因为我不喜欢兔子,不是吗?”?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傻兔子,我怕我吃了它会变傻。“她无言以对。

"走吧,我带你回家。黑熊男应该回去睡觉了。”尹默探头出去观察,还仔细嗅了嗅风中的气味,然后对雪盈说道。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尹默,你呢,兔子?「

」我叫薛莹!”年轻女孩抬起她可爱的笑脸。

尹默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头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在兔子窝里,鸡在飞,狗在跳。当我听说宝宝颠簸的时候,雪盈可能已经被狼抓住了,兔子妈妈当场晕倒。

混乱的时候,薛莹回来了,但是因为太吵了,没人找到她。她虚弱地给父母打电话。然后她开始打大哥的电话,当她打给第15个哥哥时,每个人都有反应。

兔娘听到小女儿回来了,立刻醒了。她拥抱着薛颖,尽情地哭了起来。然后,她深情地检查自己是否缺少胳膊、腿和皮肤,最后记得问她是否被狼抓住了,她是如何逃脱回来的。

薛颖一开始并没有隐瞒。她解释了她是如何遇到黑熊的,以及她是如何被尹默救出来的。

“幸好遇到了一个好人,害怕吗?都是因为你姐姐没有照顾你。”兔娘摸了摸薛英的头,对女儿的话毫不怀疑。

雪绫没好气地瞪着雪盈,但她心里有些疑惑。

无论怎样说一声虚惊,全家人的心都松了一口气。我该怎么办?

因为家人担心这件事,薛莹被禁足很长时间,被关在兔子窝里学习刺绣。看来她还不算太年轻,几年后是时候去找她丈夫的家人了。

凌雪固执且脾气暴躁。她被杀后就抓不到绣花针了。她宁愿努力练习来提高她的力量值。兔娘苦口婆心的劝说失败了,看到大女儿一掌就能打破石桌,她不怕被骗就去了丈夫家。

雪是不同的。她从小就温柔、可爱、天真。她怎么能教她的小女儿温柔端庄,以便找到一个好丈夫的家庭呢?

雪被破坏了,所以我不得不找个地方偷偷溜出去,而没有引起我妈妈的注意。

阳光正好在小溪边,天空晴朗,蓝天白云悠闲地映在小溪里,雪正蹲在小溪边玩耍。

"兔子,好久不见。“尹默坐在树枝上,微笑着向薛莹打招呼。

雪盈抬起头,透过树叶的光影落下,像星光一样映在她的眼睛里。

"是你。上次我没有谢谢你。”雪盈看到树上的男人,有些惊讶地道。

尹默跳下车,牵着白雪覆盖的小手走向:走,我带你去玩。“薛英被狼拖走的时候,只是“啊”了一声。她茫然地想:她和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悉了?

她顺从地让尹默领着她,用她的小脑袋左右转动,一脸的新奇。莫因忍不住捏了几下她粉嫩的脸,但她又不得不放弃,因为害怕吓到她。唉,为什么这只小兔子这么可爱?我真的想把它抱在怀里。

“兔子,你在这里等着,我给你买好吃的。”尹默叫薛莹待在柳树下,转身向一长串商店走去。

薛颖站在树下,手里拿着一袋芝麻糖,开心地吃着。突然,她听到“啪嗒”一声。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从她脚边摔了下来,把糖葫芦远远地扔在他手上。

“哇”男孩在地上哭。

雪盈蹲下来扶他起来。这孩子哭得眼泪和鼻涕都流出来了,还疼得哭了起来。

“小弟弟哪里疼?别哭,别哭,姐姐给你看。”雪盈掏出手帕擦着男孩的眼泪,手忙脚乱地哄着。

雪盈握着男孩的小手叫了两声,偷偷看了看四周,好像没人注意到这里,她把手轻轻放在上面,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男孩立刻停止了哭泣。

他好奇地看了他的小手两次,发现上面没有伤疤。它和以前一样好,没有疼痛,非常凉爽舒适。

"谢谢你姐姐。"男孩的睫毛闪着泪光,他流着泪笑了。“姐姐,你真了不起。你是仙女吗?”

薛颖也笑了,用他的辫子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拿出麻糖吃。

尹默想出了一个白玉桂花糕,这个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被抢走的。男孩已经跑了,薛莹没有提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的注意力都被那个纸袋吸引住了,尹默的手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快吃,口水在滴。”尹默点了点嘴角,打趣道。

雪盈盈捂住了她的嘴。当她发现自己被骗了,她瞪着尹默,抓起白玉桂花糕。她一直吃到牙齿和脸颊都有香味。她幸福的眼睛眯了起来。

尹默笑了。他英俊的外表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

两个人手拉手,看着街上的杂耍和泥人摊位。就在他们拐过一个相对安静的拐角时,他们身后的人惊讶地说:“真是一只狼和一只兔子在一起购物!是因为世界变了,狼不再吃兔子了吗?”

尹默冷冷一笑,转身保护身后的雪。

说话的人穿着黄色法衣,身后拿着一把桃木剑。

“臭道士,刚才你一直在偷偷跟踪我们。我特意来这里等你出来。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尹默不耐烦地抱起他的手臂,气势突然急剧上升。

道家冷冷地说:“傲慢!作为一个和尚,我自然想降魔驱魔。我不想很快被抓住。”

"废话少说!"

薛颖躲在一边,有意识地看着战争。这时,有人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袖子。一个小孩的声音响起:“姐姐,你跟我来,有一只小兔子受伤了。”

雪盈低下头。只有那个男孩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她。

“嗯,我妹妹会和你一起去的。”雪盈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找到她的,又害怕他会在打斗中被两个人打伤,所以她拉着他的手悄悄地离开了。

这时,道士做了个假动作,笑着跳出了战斗圈:“我还有事要做。我下次再打!”

说了几个起落就消失了,尹默的心里暗叫不妙,回头果然看见雪盈刚才所在的地方空无一人。

道士开始的目的是欺骗兔子。

"该死。"尹默的眼睛充满暴风雨,满不在乎。他刚才害怕吓到小兔子。他没有使用任何技巧,而是让道士利用漏洞。

薛英和男孩刚走了几步,就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从她的鼻子里传出来。然后她眼前一黑,砰的一声倒在地上。

当她再次醒来时,她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没有力气了。

"我没想到这只稀有的灵兔会这么容易得到。叶涛真是幸运。”

道士的声音充满自豪。

“我以后会把我的两只兔子腿分开,烤起来一定很好吃。”

薛英听到这个小孩的声音,眼睛睁得大大的。坐在道士旁边的是她用魔法治好的那个可爱的男孩。

男孩胖乎乎的手摆弄着一个红唇白牙的九环。他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但是他说的话吓坏了雪。

他们会吃掉她吗?

太可怕了。雪瑛努力咬着嘴唇,不敢哭。

“刚才那只狼会不会发现?说这种罕见的美味还能增强魔力、延年益寿,真是奇怪。那只狼甚至可以忍受不吃东西。”

“你怕什么,他来的时候,兔子甚至会把骨头带进你的肚子里。啊,不要睡过头,快点做。”

“等等,”道士笑了笑,看起来很有敌意。

道士微笑着伸手去摸雪的脸。薛颖不太明白他要做什么,但她也知道这永远不会是一件好事。她转过脸,闭上眼睛,尖叫道:“你不要过来!尹默,来救我.

当道士正要说那句经典的话“你哭,即使你破了喉咙,也没人能救你”时,屋顶“轰隆隆”开了一个大洞,碎瓦的灰尘席卷了屋子里的人。

“臭道士,小爷今天会把你拧成麻花的!”尹默一拳就把屋顶吹开了,众神下凡去挡雪,向道士咬牙切齿。

道士被击中头部,流了一脸血,被浮尘弄瞎了眼睛。他胡乱涂了几块,脸上沾满了泥和血,这让他看起来很尴尬。

"你.你们.你们.你不想来这里。我有.有很多方法可以对付你。”这时,道士的视力很差,他表现出一些胆怯。他从胳膊上抓了一把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管他做了什么,他念了咒语,把它扔向尹默。

"哼!"尹默没有注意。狼的爪子一挥,撕碎了空中的一切。然后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后脑勺,抓住了一条细长的蛇尾巴。

是那个男孩想从后面偷偷带走雪。

“你还认为我是个白痴吗?”尹默捏了捏他身体的七英寸,男孩痛苦地叫了一声。他惊恐的双眼充满了祈祷。

“哥哥,别杀我……”

尹默不为所动。他张开双臂,立即撞到墙上。他的大脑爆裂,当场死亡。

道士看到他的同伴死了,但没有犹豫。他抓住机会扔了一个救生球。突然,刺目的白光闪过,道士消失了。

不要躲着去追,他正忙着解开绑在她身上的绳子。

刚才,屋顶裂开了,落了一大块灰尘。雪也没有幸免。他满脸灰尘地站在那里,嘴里吐着飞灰。

尹默最初的担心变成了笑话。他用袖子仔细擦了擦她的脸,笑着说:“小兔子,我又救了你。这次你被感动了吗?”

薛颖紧紧地闭上眼睛,回答道:“我不敢动,沙子在她的眼睛里……”

尹默:“……”当薛颖终于看清楚时,她一眼就看到了悲伤的死亡形式。她睁大眼睛说:“你杀了他吗?”

“是的,你还同情他吗?”尹默皱着眉头看着香雪莹,写道:“你怎么这么笨?”

薛英沉默了一会儿,叹息道:“如果他没有死,那么我就是那个死了的人。我不应该被他的外表所迷惑。”

尹默非常惊讶。看来小兔子并不笨。

“其实你不用在意,这小子只是一具尸体,被吃掉了,变成他的样子出来骗人。如果你现在杀了他,你会得到报应的。”

薛瑛点了点头,突然想起道士所说的话,他问尹默:“他们说我是一只灵兔,他们还说了什么来延年益寿?为什么我不知道?”

尹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这只笨兔子,现在告诉我,你不怕我吃了你吗?”

雪盈盈留下来说“不”。

“为什么?这么肯定?”尹默眼里带着丝微笑。

“不是,唉,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回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我们走吧,该带你回家了。”

"啊,惨了,现在几点了?结束了.

雪盈回到家,看到了另一个鸡飞狗跳的场景,但她这次吸取了教训,只说她跑到草地上睡着了,忘记了时间。看到她真的很好,她的父母责备了她几句,让她走了,但后来她被更严密的保护。

薛莹晚上正要上床睡觉,这时凌雪走进她的房间,说了第一句话:“你对你的父母撒了谎。我看见你和一个男人在河边。“

薛颖吓了一跳。他迅速检查了一下门外是否还有其他人。然后他关上了门,可怜地恳求凌雪,“姐姐,不要告诉你的父母。“凌雪冷笑道:“喂,那个人是谁,你今天和他一起去了吗?“

薛瑛别无选择,只能从一开始就如实解释。

雪绫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了,她失声说道:“什么,那个人是狼吗?你疯了吗?他随时会吃了你!“

”尹默没有。他知道我是只兔子,没有吃我。他救了我两次。“

”幽灵兔?”雪绫非常惊讶。

这只灵兔是各种各样的兔子,有着丰富的生命精神。如果你吃它的肉,你会有超强的自我修复能力,延长你的寿命。它可以被称为人参果。

"难怪你从小就被治好了,也难怪你的家人对你如此紧张。”雪绫上下打量着我的妹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薛颖指着她的手指说,“父母和父母都不让我知道。我猜他们害怕我多想这件事。我担心我糟糕的体质会给每个人带来麻烦。”

凌雪突然笑了笑,摸了摸她姐姐的头发。“别担心,我们会保护你的。谁让你成为我们的小脓包?”

雪盈开心的“哼”了一声,扑进姐姐的怀里撒娇。

但我不知道男神在危机中救过我两次,但是我的家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

薛颖没想到她会成为先知。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突如其来的灾难让她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

(标题:《狼兔成双》,作者:青雪楚兰。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程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查看故事的精彩部分。

饿罗斯美女一级生活片|免费看成人电影|成人高清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