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的撤离和郭台铭的野心

2020-01-29 投稿人 : www.mdcoretel.com 围观 : 1369 次

最近,郭台铭和富士康在“辞去董事长职务”和“竞选台湾领导人”等一系列重大新闻下再次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最近,郭台铭和富士康进一步将自己和富士康推入舆论漩涡。这背后隐藏着中国制造业的危机。

富士康的撤离

最近,郭台铭说他今年将把苹果的主要生产线转移到印度,声称这是应印度总经理的邀请。据悉,富士康计划投资50亿美元在印度建厂,首批3亿美元已经到位。预计印度工厂将于今年9月为苹果新产品提供组装服务。

事实上,郭台铭选择印度主要是因为,一方面,他想应苹果的要求开放印度市场;第二个原因是印度劳动力也相对便宜。

对于富士康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印度的劳动力成本更低。如果苹果需要大量劳动力,大量劳动力可以继续帮助生产。此外,印度作为一个快速增长的智能手机市场,不需要缴纳20%的进口税,这使得苹果从中获利更具吸引力。目前,苹果在印度的市场份额相对较小,其增长空间和潜力巨大。

2018年,印度手机市场全年出货量为1.45亿台,而苹果仅出货量170万台,仅占市场份额的1.2%。据预测,2019年印度手机市场全年将出货3.02亿部。

苹果公司最近在中国市场一直处于劣势,因此开拓新市场自然是它的选择。印度市场的巨大潜力正是苹果被吸引对印度下大赌注的原因。

从中国制造业的现状来看,“血汗工厂”富士康长期以来一直计划从中国撤出。2018年2月5日,富士康表示正在考虑在越南建立一家生产苹果手机的工厂。

在宣布工厂搬迁到印度之前,富士康进行了大规模裁员:2018年,有传言称鸿海集团(富士康的母公司)计划裁员34万人,削减支出510亿元。自2018年10月以来,富士康郑州苹果手机组装厂已经裁员5万多人。

如果富士康在印度和越南的工厂是流向低成本国家的制造业,那么富士康在将制造业转移回台湾方面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5月8日,郭台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透露,他已经与高雄市长韩愈达成一致,“由于中美贸易摩擦,鸿海计划将部分生产线从深圳和天津迁至高雄,台湾有望成为鸿海未来在大陆以外高端网通和服务器设备的制造中心。”

我不得不说,郭台铭想得很远。

郭台铭表示,由于其地理位置,台湾有望成为美中贸易的中转站,高雄是其中的关键位置。他还透露,天津和深圳生产的硬件产品也将在未来转移到高雄。

他进一步指出有必要找到第三方,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中立缓冲区,过去是香港,但现在看来日本、韩国和新加坡都不可能。这种可能性自然落在台湾身上。

当被问及将来是否会将硬件搬回台湾生产时,郭台铭肯定地回答“是”。未来,天津和深圳的产品将转移到高雄制造,新工厂将朝着自动化、无灯、无忧的方向建设。

如果富士康在面临巨大环境变化时搬回台湾是“有远见的”,那么在美国建厂就是郭台铭认为的长期支持帝国的“未雨绸缪计划”。

正如郭台铭所说,台商的回归是平庸的回归,这在经济学上被称为比较优势,也就是说,“今天回来对我来说是不是更好更便宜?”。然而,他没有带回旧东西。这是平庸的增长。他想引进新技术。过去,美国不重视本地劳动力,但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非常重视本地劳动力,所以他希望所有行业都搬回来。"我们正在帮助他重塑供应链。"

最近,美国媒体报道富士康将很快宣布在威斯康星州增加投资。据消息称,郭台铭可能会斥资300亿美元加快投资

有些人对此感到愤慨:“商人不知道亡国之仇。资本家都是雇佣兵。”有些人还说这句话没问题,但是有政治上的不准确。

作为一个超级制造国,90%以上的手机和电脑、70%以上的彩电以及大部分电子产品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其中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代工厂。

我不得不面对的是,近年来,一些外资企业以富士康、台达电气、索尼、铃木等为首。逐渐逃离中国。一方面,这意味着国内品牌的崛起;另一方面,这些企业的外逃将影响成千上万工人的工作。

富士康的机器人计划

面对中国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富士康除了选择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地方从事合同制造业务外,还有另一项重要措施:更换机器。

”十年前,鸿海决定用机器人取代人力资源。我们公司计划在5年内解雇80%的工人。如果不能在5年内完成,它将在10年内完成,因为技术已经在这里了。”郭台铭在2018年6月22日鸿海集团股东大会上如是说。

据工业富联2018年年报显示:目前,富士康及其附属企业拥有8万多台机器人、1600多条贴片生产线、17万多台模具加工设备、5000多种测试设备、3000多名第三方开发商和1000多台APP。

公告还显示,通过工业大数据和工业人工智能的应用以及基于工业互联网的精密工具智能制造,富士康的自动化效率提高了15%,智能机器调整和换线时间减少了10%,实现了加工生产过程中85%的智能校正。

此外,富士康在精密工具和通讯设备制造领域率先完成了熄灯工厂的模型改造,验证了智能工厂建设和改造的整体解决方案,实现了离散制造和无忧生产。2018年改造后的关灯厂实现收入47.66亿元,与以前的生产流程相比,管理效率和毛利率有了显着提高。

郭台铭的野心

郭台铭在富士康的出现已经成为最近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继任者也被广泛怀疑。郭台铭在5月10日表示,他已经离开鸿海精密,新董事会将会做得很好。至于外界关注的接班人人选,郭台铭表示,董事名单将在通过后公布。

今天,据报道,两名知情人士表示,富士康准备提名其芯片业务负责人刘阳伟(音译)为董事长,接替计划参加“选举”的郭台铭。

郭台铭愿意退出他掌管的“富士康帝国”,因为他有更大的野心:成为台湾的国民党领袖。他并没有回避自己的野心,他说,如果他将来当选台湾地区的领导人,他肯定会用自己的个人经历帮助台商去美国和日本,把台商带到世界各地,“因为我不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我是整个台湾科技岛的董事长。”

郭台铭还强调,在中美之间,台湾应该找到一个和平、平衡的经济战略。

一位长期观察鸿海集团的分析师表示,鸿海集团离不开中国市场,其客户更需要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作为核心人物之一,郭台铭未来的政治立场将影响这家大公司。

郭台铭以其管理上的“独裁”而闻名。郭台铭的原则是“以身作则,专政即公开”。他每天不停地开会,长时间工作,员工不敢放松。"鸿海的销售人员无权回家吃饭。"一位高级业务经理说。

他还说,“民主是最低效的。民主是一种每个人都能交流的氛围。但是在一个快速发展的企业中,领导者应该积极进取。”

根据最新的公告,郭台铭并没有完全退休,而是退居二线。他的一举一动仍然与分离前这个巨大利益集团的方向有关

炒鱿鱼,牢记这2点,又鲜又嫩,百吃不厌,次次光盘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