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屈臣氏和万宁开始售药,买药像买零食!未来药店路在何方?

2020-01-29 投稿人 : www.mdcoretel.com 围观 : 802 次

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其中提到需要加快乙类非处方药审批程序的试行,新政策给连锁便利店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商机,但零售制药业却心紧。在4 7卷采购和医药电子商务的冲击下,制药行业增长缓慢,似乎面临新的竞争对手。

动脉网分析显示,便利店在目前条件下销售药品仍有许多困难,暂时不会对药品零售市场产生很大影响。主要观点如下:

1。便利店自1999年以来一直在销售非处方的乙类药物,在此期间进行了许多尝试,但大多数最终都被放弃了。

2。北京在2018年10月的新政策带来了新一轮的应用,但是除了物美,大多数便利店仍然尝试了一点。

3。便利店进入药品零售市场有很多困难,如医疗保险支付、药房服务和管理等。

4。便利店仅占400亿元左右的市场份额,仅占药品市场总量的4.4%。

5。日本成熟的制药业几乎占据了所有场外市场,而国内便利店可以进入更小的市场,难以形成稳定的客流。

6。日本、韩国和中国香港的药店应被称为“销售非药品的药店”。药品主要负责获取客流,而非药品是利润的主要来源。

便利店卖毒品实际上是一个常见的话题。

早在1999年6月颁布的《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方法(试行)》中,就规定经省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或其授权的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的其他商业企业可以零售乙类非处方药。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全国各地的相关便利店连锁店也尝试了这一方面,但收效甚微。例如,河北郭达连锁、武汉钟白便利超市、成都沃沃便利商店、红旗连锁、福建怡泰便利商店都曾尝试在便利店或超市销售乙类非处方药。大多数这些项目后来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有些甚至明确表示暂停。

商务部市场秩序司于2018年11月发布《全国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零售药店明确分为三类。一类药店可以经营乙类非处方药;第二类药店可以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含违禁药品和限用药品)和中药饮片;三类药店可以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含违禁药品)和中药饮片。因此,便利店销售药品的主要竞争对手只是一类药店,与第二类和第三类药店的竞争关系并不明显。在“新政”下,大多数便利店仍在关注2018年10月由北京七部委联合发布的

《关于进一步促进便利店发展的若干措施》,它是新一轮便利店售药的发起者。《措施》中提到,为了改善对食品药品经营的限制,连锁便利店可以根据相关标准申请乙类非处方药零售经营,申请乙类医疗器械注册的企业总部可以统一配备质量管理人员。该文件发布后,2018年12月,京客隆成为新法规发布后第一家收购《药品经营许可证》的连锁便利店。

连锁便利店《药品经营许可证》北京新政后

截至2019年8月,北京已有6个便利店品牌获得相关资质。京科龙第一家便利店开始销售药品后,2019年1月至4月中旬没有第二家注册便利店。直到2019年5月,物美开始在便利店销售药品。第一个月,物美就申请了12家便利店的相关资质,并在接下来的四个月内扩大到51家便利店。除了物美,其他便利店在药品配送上也更加谨慎,京客隆及其邻居只有四家店。

苏宁店刚刚于4月份与文艺复兴集团达成合作,6月份进入便利店销售药品。屈臣氏和范宁也申请了

如果消费者想在便利店买药,他们必须自己掏钱,而药店可以购买健康保险。消费者直觉上更倾向于在可以消费医疗保险的药店购买药物。

理论上,便利店的信息系统可以获得医疗保险。然而,目前正在药店销售非药品的健康保险局似乎没有精力去推销便利店。虽然医疗保险局已为互联网等新的医疗渠道开了绿灯,但由于监管困难,便利店在短期内恐怕得不到医疗保险支持。

第二,大量药房和专业药房服务使得便利店在销售药物方面竞争力降低。

专业药房服务的缺乏可能是便利店切入药品零售的一大创伤。虽然乙类非处方药已经是最安全的药物,但消费者在购买时仍然会重视相关的药学服务,而不会优先考虑快捷方便。考虑到便利店的成本和我国药剂师的数量,便利店聘请药剂师销售药品是不现实的。

从方便的角度来看,便利店似乎不如零售药店方便。虽然中国便利店的数量高达500万家,但只有12万家符合相关标准的便利店可以申请销售药品。然而,中国有489,000家零售药店。换句话说,药店的覆盖面远远高于出售药品的便利店。因此,零售药店在满足患者用药需求和便利性方面比便利店更具优势。

第三,便利店需要适应药物的低频消费。

北京科龙开设首家经营毒品的便利店时,北京市朝阳区商务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大型商圈或商场经营的连锁便利店和(药品)营业面积不低于20平方米”才能申请销售毒品。对于占地面积约为100平方米的便利店来说,在不影响原有产品分销的情况下,简单调整后留出20平方米用于药品销售并不容易也不困难。

便利店主要出售快餐产品,这是消费者的高频率需求。消费者在逛便利店时经常带一些普通的物品回家。毒品是一种低频需求,消费者几乎不可能在便利店“慢慢”把一盒毒品带回家。这种消费方式与便利店的经营方式不匹配。此外,快件周转周期为2-3周,药店周转周期基本为8-12周。便利店想卖毒品。除了整理商店里的特殊药品区域外,他们还需要适应药品的销售方式和销售节奏。所有这些因素使得便利店很难进入医药零售市场。

便利店的可及市场仅占总药品市场的4.4%,“1000亿个市场变化”是便利店销售药品报告中经常提到的说法。据估计,2019年零售药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4000亿元,因此人们通常用这个市场规模来衡量便利店销售药物的市场空间。然而,即使便利店克服了各种困难,成功进入医药零售市场,他们面前的市场空间也达不到“1000亿”的数量,而乙类非处方药的限制也大大减少了这个数量。

根据药物的品种、规格、适应症、剂量和给药途径,药物分别由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管理。此外,根据药物的安全性,非处方药分为甲类和乙类,乙类安全性较高。然而,乙类药物在药品市场的市场份额非常有限。

2018年底中国非处方药协会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非处方药企业及产品榜》中,有295种畅销非处方药被发布,其中只有92种属于乙类非处方药。根据这一计算,乙类非处方药约占非处方药总市场的31%。中国场外交易协会曾在一次活动中提到,2017年中国场外交易市场总额为2800亿元。因此,预计2017年乙类非处方药总市场规模约为873亿余

与便利店2000亿的市场规模相比,这400亿的蛋糕非常有吸引力。然而,对于零售药店来说,处方药和非处方药仍然是其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便利店很难动摇零售药店的基础。

阅读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kBQwxBmT_5P-yuwjbtAjxg

构建新的应用场景,屈臣氏会出售益母草膏吗?

当很难瓜分股票市场时,连锁便利店可能会在新政策下找到新的切入点。除了阿司匹林、开塞露和布洛芬乳膏具有很强的药性外,很大一部分乙类非处方药具有一定的保健品药性,如各种维生素片、阿胶制品、益母草乳膏等。这些产品有机会通过便利商店促销创造新的市场,并以健康产品的形式向用户销售。

此时,屈臣氏、万宁等主要从事保健美容产品的零售连锁店可能会有一些机会。他们已经通过现有的服务内容获得了一群忠诚度很高的用户,并且熟悉保健产品的销售。商店的规模和位置也符合资质申请的相关要求。指南可以通过相应的培训了解商场货架上药品的目标群体、功能适应症和禁忌项目,从而向有相应需求的消费者推荐合适的药品。

日本的药店模式能在中国复制吗?

谈到在便利店卖药,我不得不提到中国的邻国日本。日本成熟的药房体系长期以来被视为国内零售药店的未来发展方向。日本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分离药品,在接下来的30年里,处方接受率(代表处方流出的效率)迅速上升,从1989年的11.3%上升到2015年的70%。

在医药分离的过程中,日本的药品终端销售市场也经历了逐渐的变化。配药药房中药房和化妆店的分布格局逐渐形成,各自承担了相应的职能。配药药店负责销售医疗保险药品和处方药,药店主要销售非处方药和化妆品、日化产品等一般消费品。

配药药店相当于国内药店。处方外流给日本配药药店带来了很大的市场空间。2017年,日本医院开出了8.11亿张处方,总金额为7.9万亿日元。日本药店2017年的销售额为6.8万亿日元,其中药品占32%,其余包括化妆品、杂货和其他产品。换句话说,日本场外市场规模约为2.2万亿日元。处方药与非处方药的比例约为4: 1,也接近中国的总体比例。

日本成熟的制药行业得益于处方外流带来的明确分工。配药药店出售处方药,而药妆店负责非处方药。因此,对于国内市场来说,如果按照日本的发展模式发展,并不是零售药店变成药店,而是零售药店走向配药药店的方向,接受医院流出的处方,大型连锁便利店走向药店的方向,包括场外市场(OTC market)。然而,从目前国内零售药店的收入结构来看,非处方药仍然占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医院尚未找到合适的方法来排出处方。因此,日本药店的终端市场结构的确是国内发展方向之一,但似乎要形成一个类似日本的独立的医药体系还很遥远。

日本2009年发布的《修正药事法》与中国最近的便利店药品销售政策有些相似。《修正药事法》简化了原有的药品销售监管体系,药品分为处方药、非处方药(甲类非处方药)和普通药品(乙类非处方药)。总的来说,药剂师行医的要求已经放宽,注册销售人员可以销售(便利店不要求注册药剂师销售乙类非处方药)。尽管实行了自由化,便利店还是没能抓住日本人

然而,这一模式在中国尚未最终确定。医疗保险药房销售非药品一直是个模棱两可的问题,政策一再重复。政策的放开将导致消费者购买非药品医疗保险产品,增加医疗保险的压力。收紧政策会降低药店的利润,影响零售药店的发展。犹豫之间,零售药店在中国的发展也已经停止在这样一个障碍。

2018年12月,在京科龙开始销售药物的同时,沃森也在佛山开设了第一家离线药房。它有各种处方药、保健品、食品、化妆品和个人护理品,就像一家成熟的药店。沃森的举动可能只是一时兴起,但他可能已经找到了打破内地零售药店规则的方法,并在这个大棋盘上投下了他的第一颗种子。

——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