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800个产粮大县城乡统筹发展

2020-01-19 投稿人 : www.mdcoretel.com 围观 : 1571 次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全国委员会社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王巨禄一直是中国粮食生产的主力军,在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方面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然而,这些县的县域经济仍然非常困难。没有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地方政府的支出很难承受。社会基本公共服务不平等,水平低,不能充分分享改革和发展的红利。新型城镇化建设具有投资低、负债大、达标率低、城镇辐射带动功能差、二三产业规模小、发展缓慢的特点。很难形成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相互促进、相互发展的格局。城乡之间和行业之间的比较利益存在明显差距。农民收入增长缓慢,中青年工人损失惨重。这些问题严重影响了地方政府抓粮和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给国家粮食安全和社会经济全面可持续发展带来巨大隐患。

结合农村实际,学习党的十八大报告的指示,统筹城乡发展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建议从“十三五”开始,将800个产粮大县城乡发展一体化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对实现国家农村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国家粮食安全的根本保障、解决“三农”长期问题、推进新型城镇化将产生更加积极和深远的影响。 农业现代化的加速目前,我国800个主要产粮县的城乡一体化发展严重滞后。

(1)我国800个主要产粮县的城镇化率远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我国800个主要产粮县分布在24个省、自治区,城乡发展普遍滞后。据统计,800个主要产粮县的综合城市化率仅为24%左右,远远低于中国53.7%的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甚至低于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

国家统计局2013年的数据显示,城市化形成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将分别为当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产生3.7%的拉动力。然而,800个主要产粮县的城市化水平普遍不高,城市向农村转移和工业反哺农业的能力较低。据统计,2013年,800个主要产粮县(市、区、旗、农场)的粮食产量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73.64%,其中播种占65.86%,商品粮占86.7%。然而,在800个主要产粮县中,有105个家庭贫困,占800个主要产粮县总数的13.13%。许多产粮大县仍然是贫困县或财政小县,造成粮食贡献大、地方财政收入低、农民收入低、地方经济低的恶性循环。

(3)粮食生产社会化服务体系薄弱,阻碍了粮食农业现代化的发展和粮食种植效率的提高。

目前,我国主要产粮县农业社会化专业化服务体系仍然薄弱。社会化服务的增加值仅占农业国内生产总值的2.3%,远低于发达国家的12.5%。这也是农民收入增长缓慢的重要原因之一。

由于缺乏必要的支持、鼓励和指导政策,政府和社会主体对建立社会化和专业化的服务体系不太热心。粮食主产区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品服务、生产经营服务、病虫害防治等社会化服务普遍不完善、不完善、不普及。镇政府有1

根据良好的农业生产基础,800个产粮大县具有突出的农业需求效应和产业杠杆能量,抢占了800个产粮大县城乡统筹发展的制高点。就农村的大局而言,他们抓住了关键和关键。解决“三农”问题的瓶颈可以在这里突破。新型城镇化的创新和建设经验就在这里。所有城市支持农村和工业反哺农业的改革政策都可以在这里首先实行,并努力使这一做法成为全国农村经济转型发展经验的孵化器。

(2)增强忧患意识,充分认识转变发展方式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意义。

目前,中国对粮食的刚性需求将继续增加,但资源约束非常明显,促进粮食生产稳定发展、稳步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我国东部沿海地区人口多,人口少,适合工人和商人的优势明显。长期以来,耕地和土壤污染的减少是不可避免的。粮食供求矛盾日益突出。西部地区遭受严重的土壤侵蚀,主要是在干旱年份。荒漠化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控制,粮食也很难实现自给自足。此外,作为一个拥有13亿人口和不断增长的人口的大国,粮食安全只能以自身为基础,不能过分依赖国际市场。增强忧患意识,尽快摒弃以粮促粮、以农促农的传统旧方式,毫不犹豫地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路,可以从根本上巩固和提高产粮大县的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从产业发展规律上保障中国的粮食安全。

(3)加快在800个产粮大县实施城乡协调发展,是我国农业大区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战略模式的重要接口。

800个主要产粮县分布在中国中部和东部24个省、自治区,与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格局中19个主要城镇化地区(共21个)的空间位置相吻合。通过对主要城市化地区和产粮区各自定位和功能的重新设计,形成创新资源高效配置、开放共享、区域环境联合控制和联合管理的协调模式,形成“大面积小面积取长补短”的互动互补互利平台。通过城乡800个产粮大县的对接,构建了跨区域的集群间“城乡统筹互补发展机制”,成为全国发展集聚效率高、产业功能互补强的城乡集群协调新模式,使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布局更加合理完善。

(4)加快实施800个产粮大县城乡协调发展,可以帮助产粮大县农民尽快增收脱贫,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做出贡献。

率先推动我国800个产粮大县城乡协调发展,占农村贫困人口51.3%的产粮大县3600万贫困人口将尽快脱贫致富,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做出贡献。

(5)加快在800个产粮大县实施城乡协调发展,是确保“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在国家实施“一带一路”新国际战略的背景下,充分利用pol

(1)组织:建立跨部委的专职协调和管理机制。建议设立一个部际协调小组,其办公室设在农业部。部际协调小组指导、协调、管理和监测全国800个主要产粮县城乡总体规划,进一步建立国家、省(区)、县三级联动机制,形成责任明确、运行高效的多层次监管管理体系。

⑵法律:在新形势下,加快800个产粮大县城乡统筹发展中土地、劳动力、资本等要素合理流动法律法规的研究和制定,确保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障碍可清除。

⑶行政上:加大城乡分割弊端的改革力度。通过在800个产粮大县市建立统一的户籍、就业、医疗、养老、义务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务体系,新型职业农民的担忧将得到缓解。

⑷经济方面:一是加快产业体制机制创新,激发城乡协调市场活力,建立城乡统一市场体系;二是增加粮食产业现代化和产粮县社会公共服务项目的财政转移支付。三是引导社会资本投资主要产粮县城乡基础设施,鼓励强大的民间资本下乡,规范公共和专业服务,促进民生生产。四是研究制定粮食产业化主体惠农政策,通过新的职业和新的价值观增加粮食产业化主体的可支配收入。

3。建立800个产粮大县城乡协调发展融资框架,鼓励社会资本投资。

在800个产粮大县城乡协调发展初期,通过建立“两条线一基金”的融资框架,启动建设投资。

“两条线”指的是两家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即引导国家开发银行对基础设施进行重大投资,促进城乡协调发展。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对粮食和农业现代化项目进行了重大投资。

“一个基金”是指“主要产粮县城乡协调发展800个投资基金”。主要投资粮食主产区城乡协调发展的公共建设项目和公共服务项目。应以市场导向的方式利用该基金,鼓励建立社会资本。政府可以利用财政资金通过认购基金份额等方式引导和支持基金。

此外,鼓励积极采用项目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在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基础设施和食品农业新兴产业领域,鼓励社会资本通过政府投资补贴、贷款利息补贴、法律保护等措施,利用政府-社会资本合作(PPP)、建设-运营-转移(BOT)、转移-运营-转移(TOT)和专项投资资金,积极参与城乡统筹项目建设。

4。加强政府对建设高标准农田的政策支持,实现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可持续发展。

建议延长粮食农田承包期,加快土地权属登记,加大政府对建设高产、高效、优质标准农田的财政投入,力争到2020年将高标准农田标准率提高到90%以上,从而大大提高粮食生产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尽快制定以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储备和社会商品粮数量为基础的高补贴政策。

中国粮食农业现代化需要实现粮食产业的崛起,需要构建以农民、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和县政府为主要利益相关者的新型城乡粮食产业化管理体系。其中,农民是基础,家庭农场和专业合作社是载体,龙头企业是核心,政府是城乡新型粮食产业化进程中的忠实服务提供者。通过龙头企业、主导产业、中介组织、专业市场和生产(加工)基地等。充分发挥订单联动、利润回报、股利分配、稳定购销渠道等利益联动机制的作用,实现城乡新型粮食产业化健康可持续发展。

7。实施国家和地方政府人力资源双轨引导机制,鼓励新知青下乡

800个产粮大县,统筹城乡急需高素质青年人才。首先,参照目前大学生村官选拔的项目机制,将在国家层面启动“大学生企业家和大学生农业官员培训计划”。第二,通过县级定向培训或订单受理,引导和鼓励大学生和研究生下乡创新创业。逐步建立知青“下、上、做好、易流动”的长效工作机制,加快改善产粮大县人力结构薄弱的状况,确保产粮大县城乡统筹建设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

8。以党的十八大精神和Xi总书记提出的“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指导,在做好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好总体规划。

主要产粮县可根据各自的发展水平、区位特征、资源禀赋和环境条件,实施城乡差别化总体规划和相关政策措施。在注重耕地红线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同时,也可以根据当地情况,确定不同主要产粮县(市、区、旗、田)的城乡统筹发展模式和要求。要上下结合,相互协调,不吹风,不搞一刀切。像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西部大开发一样,要加强统筹规划,分阶段实施,有领导,有组织,有计划,坚持奋斗10-8年。中国农村的面貌肯定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

日期归档